棲梦

废话型选手
只会咕咕咕

【周江】江波涛不过双十一

轮回最好的副队长生日快乐!生日礼物就送你一只周泽楷好了。

原著向双向暗恋+ooc
有周江,双鬼

今天是大概个好日子,刚刚才被照进窗的阳光唤醒的江波涛如是想。

第十赛季常规赛轮回强势领跑。前两天在客场8:2战胜了虚空,昨天复完了盘,加上今天是双十一加他自己的生日,轮回经理十分大方的给轮回全员放了一天假。

江波涛推开房门,看到站在走廊上的轮回队长。周泽楷似乎也是刚醒,眼神还有些迷离,看见江波涛,迷迷糊糊地说了一句早上好。

“小周也早上好呀!”江波涛笑眯眯地看着他,早上一起来就看到喜欢的人,的确是一件让人愉快的事呢。“小周还没吃吧,一起去食堂?”

周泽楷点点头,跟着江波涛一起走去食堂。

当周江二人走进食堂时,意外发现大家都在。方明华正拿着手机,给老婆清购物车,一长串的数字看的江波涛都心疼了。吕泊远一个人坐着刷职业选手群,杜明正在上某猫,打算给自己女神买点东西,吴启坐在旁边给他瞎出主意,最后被小明赶到一旁,跟吕泊远一起刷起群来。孙翔拿着手机嘀嘀咕咕,江波涛走近一看,原来在跟唐昊争买什么饮料好,唐昊坚持要买六个核桃,而孙翔要买娃哈哈。两个人吵的正欢。江波涛有那么一瞬觉得孙翔已经没救了。

周泽楷趁江波涛东瞅瞅细看看的时候已经麻利地拿了一笼小笼包开吃了。江波涛转头看到他,果断放弃围观二翔小朋友与隔壁日天小朋友的吵架,直奔小笼包,迅速开吃。

不久之后,江波涛满足地坐在椅子上打饱嗝,小笼包真是美味啊,何况还有自己喜欢的人坐在旁边和自己一起吃。此时他扭头看到他家队长正跟一个人聊天,表情包一张一张地发,中间还穿插着几个字。这可奇怪了,一般来说以周泽楷的性格不会主动找人聊天,江波涛瞅了一眼名字,是鬼刻。

江波涛突然想起了些什么。前两天他们去虚空打客场,赢了之后周泽楷主动叫住吴羽策,和他在旁边说了好一会儿话,吴羽策笑着拍了拍周泽楷的肩,还向江波涛投去一个意味不明的笑容。江波涛那时只觉得吴羽策笑起来也很帅,五期颜值真高,自己怎么就不是五期呢?现在想想,吴羽策恐怕别有深意。哎,我生日能不能别让我想一些头疼的事啊,江波涛捂着额头觉得自己是一只废企鹅了。

在江波涛暗自头疼的时候,周泽楷与吴羽策聊天也到了关键。

一枪穿云:怎么办?

鬼刻:不怂,上!我支持你。

一枪穿云:你和李轩也是这样?

鬼刻:……好吧,是的。他先表的白。

一枪穿云:如果被拒绝了呢?

鬼刻:原来无所不能的枪王也有害怕的时候啊。

一枪穿云:(இдஇ`)

鬼刻:哎,你怎么就不自信呢,你的那张脸,就算跟个陌生人表白能成功。

一枪穿云:他不是。

鬼刻:我不是你家副队,他不是啥?

一枪穿云:……他不在乎我的脸。

鬼刻:你哪里得出来的结论?江波涛看你差点就只剩赤裸裸的喜欢了,你能不能多观察一下你的副队?

一枪穿云:……

鬼刻:(ง'-')ง加油

吴羽策放下手机,思考了一会,喊道:“李迅,江波涛生日什么时候?”

“让我想想啊……报告副队,是今天。副队怎么想起问这个?”李迅有点懵。

“没事,今天周泽楷找我了。”吴羽策对上李迅八卦的眼神,轻飘飘地说:“想知道找他去。”李迅迅速焉了,想找周泽楷八卦?还是等下辈子吧。

吴羽策又重新打开聊天框,在职业选手群里发了一句“祝江副生日快乐!@无浪”

吴羽策伸了个懒腰,瞟了一眼坐在旁边的李轩,发现他竟然在某宝上买东西。但当他凑过去时,李轩竟然大爆手速把网页关了。

李轩扭头对上吴羽策,觉得有点冷。“阿策,我可以解释……”

吴羽策严肃地点点头,“说吧。”

“额,就是上网买点东西。”李轩看着吴羽策的眼睛小心翼翼地说。

“什么东西?”吴羽策追问。

“不能说。”李轩拒绝回答。

“真的不说?”吴羽策忽然笑了。

“不说,打死也不说。”李轩豁出去了。

吴羽策并没有如李轩想象中那般生气,他把椅子滑到训练室中央,拍了两下手,吸引了大家的注意。“李轩刚刚说天冷了,想为大家买点饮料,大家想喝什么尽管说,他待会去买。”

“好的副队!”大家回答地整齐如一。李轩瘫在椅子上,生无可恋。

江波涛没头疼一会,手机就震动不停。他打开一看,职业群已经99+了。拉到最上面,开始是一群单身狗感叹过节了,后来吴羽策发了一句祝他生日快乐,然后大家就刷起了屏。他慢慢翻着,在一堆名字里面偏偏没看到一枪穿云。江波涛在心里为他解脱,可能是没有看到吧。

“小江?”是方明华在叫他。

“哎,方哥怎么啦?”江波涛转身看向方明华。

“生日快乐啊!经理订了火锅店和ktv,但我今天下午我要和你嫂子出去玩,就不去了。玩得开心点。”

吴启:烧

杜明:烧烧

吕泊远:烧烧烧

“启儿,小明,远远,明天记得加训。”方明华春风得意地走了,徒留三个人在那里欲哭无泪。

到了快午饭的点,经理果然给江波涛发了火锅店的地址,说是随便吃。于是一行人装扮得严严实实,浩浩荡荡地出了轮回的大门,奔向火锅店。

在成功混进火锅店,进到房间后,一行人总算松了口气。孙翔率先扯下口罩和围巾,拉了张凳子坐下,“累死你爷爷我了。”

吴启翻了个白眼,“今天副队才是寿星,你当什么爷爷?”杜明在一旁附和,“就是,要当也是副队当!是吧,副队?”

江波涛笑着说:“我还没那么老。要当也是小周啊。”随即看向周泽楷。周泽楷一脸无奈,吐出两个字,“不当。”这个话题终于不了了之。

鉴于周泽楷被禁止吃辣,他们点了个鸳鸯锅。仗着是经理请客,孙翔十分大爷地向服务员说:“有的都上一份,肉上两份。”

红汤与白汤泾渭分明,各自在界限内咕噜咕噜地冒着泡,水汽隐隐模糊了视线。食材也被陆续端了上来,之后就是比拼手速的时候了。

孙翔和杜明抢的不亦乐乎,甚至到最后杜明专抢孙翔,差点打起来。吕泊远和吴启就看准时机,趁着杜明和孙翔抢的时候悄悄捡一下周泽楷和江波涛剩下的。周泽楷一声不吭,其实他才是抢的最多的。至于江波涛,没人敢跟他抢,甚至有时候周泽楷碗里的还会进到他碗里。当然是枪王大大自愿给的。

江波涛一边吃着自己夹的加上周泽楷给的,一边还不忘拿出手机照几张相,比如自己堆得满满的碗,正在抢食的杜明和孙翔,不敢抢的吕泊远和吴启,安静吃东西的周泽楷。当然了,最后一类最多,事实上江波涛手机里绝大部分的图片都是周泽楷。

江波涛上微博发了个九宫格。不一会就有一堆人留言,大多数都是祝他生日快乐,还有些妹子是来舔周泽楷的盛世美颜的。江波涛看着心里却渐渐泛了酸,周泽楷终究不是他一个人的,或许现在他们是最亲密的人,但以后呢?他唯一能做的就是陪他取得胜利,帮轮回拿下三连冠。他相信轮回能赢。

怎么突然想到这些了?江波涛收拾了一下自己那些小心思,带着大家到了经理定的ktv。ktv其实是一个放飞自我的地方,吴启和吕泊远刚刚在火锅店还挺约束,到了ktv也和杜明孙翔一起闹了起来。

江波涛和周泽楷坐在那里喝饮料,看着四个人在那里群魔乱舞,顺手还录了一下他们的黑历史。江波涛挺满意,以后不怕他们不听话了。这样的场面一直持续着,直到四个人作死地要周泽楷唱歌。江波涛没听过周泽楷唱歌,于是对于周泽楷抛来的求救信号视而不见,还推了一把。

周泽楷被推上去前,看了江波涛一眼,似乎在控诉他见死不救。他好似早就决定好了唱什么,没一会歌名就跳了出来。五个人聚精会神地看着屏幕,歌名让他们想吐血。祝你生日快乐。

然而江波涛还是打开了录音,这是他听过周泽楷唱的第一首歌,还是专门给他的,就算是祝你生日快乐也该满足了。

周泽楷的声音很好听,事实证明枪王不只有颜值,只是可惜他不爱讲话。在黑暗中江波涛一直盯着周泽楷,周泽楷唱歌时专注的表情让他对周泽楷的喜欢又上升了几分。今生怕是逃脱不了了,江波涛暗暗想着。唱到最后一句的时候,周泽楷突然把视线落到江波涛身上,两人目光交错。周泽楷眼神深邃,带着江波涛读不懂的情愫,江波涛心头一跳,忘了移开视线。

而周泽楷看到了江波涛眼中的自己。他想也许吴羽策说的是对的,他喜欢我。

此时门被打开,惊醒了沉浸在思绪里的两个人,四个人拿着蛋糕一起进来,唱着生日快乐歌。江波涛这才察觉到,四个人在周泽楷唱歌唱到一半就溜出去拿蛋糕了,只有他太投入。他摸摸鼻子,整理好表情,在许完愿,吹完蜡烛后,在众人猝不及防下,抹了周泽楷一脸的奶油,并拍下了证据。然后轮回众企鹅们就展开了一场奶油大战。如果冯主席在绝对会气得进医院。他们还一脸奶油的合了影,然后他们发现,就算抹了奶油,周泽楷还是最好看的哪一只。

闹了半天的轮回企鹅们终于在傍晚回了家,江波涛瘫在床上已经不想动了,却听见了敲门声,他懒得动也懒得想是谁。

“门没锁,进来吧。”

随着人进来的还有甜甜圈的香气,江波涛一个轱辘爬起来,看见周泽楷拿着甜甜圈,走过来。

周泽楷笑着问他,“要吃吗?”

周泽楷的眼睛仿佛有星辰,当他笑的时候就发出耀眼的光芒,江波涛觉得自己已经移不开眼了,只能疯狂点头。

江波涛吃着甜甜圈,口齿不清地说“你今天都没有祝我生日快乐。”

周泽楷反驳道,“我唱了歌。”

“哦,那就是没有生日礼物。”江波涛吃完了甜甜圈,盯着周泽楷,好似在说我的礼物呢?

周泽楷凑近江波涛,他嘴边还沾着甜甜圈的糖,周泽楷在江波涛能反应过来之前,亲了上去。

甜,这大概是周泽楷唯一能想到的字眼。他不喜欢甜的,但江波涛口中还带着甜甜圈的味道却让他流连忘返。

他们分开之后江波涛的脸已经红的像螃蟹了,好想让人再咬一口。

周泽楷捧住江波涛的脸,“我喜欢你,我就是你的生日礼物。”他怕江波涛反悔,还加了一句,“不允许退货。”

江波涛抱住周泽楷,“这是我收到的最好的生日礼物。”

生日当天江波涛发了一条微博。
江波涛V:九点水过生日,不过双十一。

END










【伞修】说余梦

伞哥生日快乐。你一直都在!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这么温柔的歌被我写出了半刀半糖的文。
总之是玻璃糖,小心食用。

bgm:说余梦
————————————————————
1
人说此间有余梦。

2
叶修大大咧咧地拉开椅子,一屁股坐下,嘴还不停,“新杰,你们霸图那么有钱,怎么在这么破旧的地方接待我啊,好歹弄个高端大气上档次的地方啊。”

张新杰看了一眼整洁的屋子,非常确定这是叶修的垃圾话。“前辈要是想打架的话,请出门左拐。”

“不不不,”叶修立刻坐好,“我现在可是个病人,是来看病的。”

于是叶修就看着张新杰熟练地在纸上写着,姓名:叶修,年龄:二十二,并且问他,“有什么症状吗?”

“没什么,就是老做梦。”

“持续多久了?”

“四年。”

“梦到什么?”

“一位……故人。”叶修眼眸暗了暗,随即轻松道,“既然老韩把我年龄都告诉你了,你不妨猜一猜,这位故人是谁?”

3
渡口白雨成行,篷舟摇去无方。

4
七年前,叶修第一次见到苏沐秋,在杭州的一个渡口。彼时下着雨,江上一片白茫茫,分不清是天,是雨,或是江水。

叶修没带伞,所以他在自己完全淋湿之前以最快的速度跑着。大概是上天照顾他,奔至渡口时,最后一艘船刚准备出发。他一边跑,一边吼了一嗓子,“停下!”

船还真的停下了。船上除了船夫还站着一男一女,粟色的头发如出一辙。叶修猜测他们是兄妹。叶修在那个少年不善的目光下迅速上了船,笑道:“你们是最后一艘了,搭我一程怎样?”

少年刚想拒绝,却发觉自己袖子被妹妹扯了一下。哎,就算做好事了,少年暗自想着。他恶狠狠地说:“我叫苏沐秋,那是我妹妹苏沐橙,别给我搞事情。”随即进了船舱。

苏沐橙对他笑了笑,“我哥脾气就这样,人还是很好的。你把湿衣服换一换吧,不然要感冒了。”语罢也进了船舱。

叶修感叹了一下自己的运气,把湿的外套脱掉。开玩笑,感冒了就有他受的了。

叶修一进船舱就看着苏沐秋和苏沐橙两个面对面坐着。苏沐秋板着一张脸,奇怪的叶修竟然觉得他这样很好看。说实话,苏家兄妹长得都漂亮。苏沐秋自然是玉树临风,气宇轩昂。苏沐橙虽然小,但也看得出是个美人胚子。

叶修赶紧在苏沐秋边上坐下,一时间船舱内陷入了一种奇怪的气氛,三人相顾无言。

最后是苏沐秋咳了咳,问他,“你叫什么?”

“叶修。”

苏沐秋又问:“你去哪儿?”

“杭州吧,想在附近走一走。”

“我们也是去杭州,要不你和我们一起吧。”苏沐橙笑着抛出邀请。苏沐秋瞥了妹妹一眼,但没有反驳。

叶修答应地异常爽快,苏沐秋曾一度怀疑他的脑子里装了什么。后来苏沐秋问他,不怕我和沐橙联合起来骗你,然后让你去喝西北风吗?叶修笑了笑,“你当时打的过我吗?”苏沐秋想了想他俩的单挑战绩,很想揍他一顿。

他们在船舱里聊了起来。三个人非常投缘,你一言,我一语,仿佛在一起很多年了。

雨还在下,船在蒙蒙细雨中载着他们,驶向杭州。

5
人说沿梦可相逢。

6
叶修从一片温暖中醒来,盯着客栈的天花板,
想起来今天要去见张新杰。叶修摸到大腿,狠命地掐了一把,嗯不疼,是梦。

枕边有一道声音幽幽响起,“叶修你怕不是想要谋杀亲夫。”叶修转过头,看见苏沐秋咬牙切齿,恨不得把他大卸八块。

叶修笑道,“这不是误伤嘛。”说着想起床逃过一劫,却被苏沐秋拉回床上。苏沐秋抱住他道,“想跑?不打算给点补偿?”顺便快速地把叶修的不打算堵在了嘴里。

来到霸图时已是艳阳高照。阳光透过树叶,给地上铺上一层婆娑的阴影。苏沐秋陪着叶修走到张新杰的小屋前,笑着对他说:“我就不进去了,你去找张新杰谈吧,我去找老韩玩玩。你弄完了来找我啊。”说着把武器一提,转身走了。

叶修推开门,没个正型地在张新杰面前坐下,又在张新杰快发火的时候坐好。

“找我有什么事?还特意不让苏沐秋听?”张新杰问道。

“我觉得我可能出了幻觉,总觉得自己像是在做梦。”

“你可以掐一下自己。”难得张新杰也会开玩笑。

“你当我没掐过?”叶修翻了个白眼,“就是不疼才越发怀疑。”

“那你觉得真实应该是怎么样的?”

“他应该在四年前就死了,只剩我和沐橙。但在这里他却实实在在的活着,所以像是做梦。”叶修自嘲道。

“其实你心里已经有答案了吧,”张新杰盯着他说,“你来我这只是想确认一下你的想法。但你想过没有,现实和梦境其实并无差别,端看你想要怎么活。”

叶修沉默许久,最终吐出一句“受教了”,推门离开。

苏沐秋与韩文清正在空地上比试,两人实力相近,一时间难以分出上下。

叶修注意到一滴汗水从苏沐秋脸上划过,流过脖子,然后没入衣物,突然醒悟。这里就算是梦又怎么样,这里有他,而他,是他这一生不可放弃的人。

苏沐秋察觉到叶修来了,立即停手向韩文清道,“不打了,不打了。”接着对叶修挥手,叫道,“叶修,这里。”

叶修慢慢走过去,抱住他。韩文清看到这一幕二话不说,转身就走,去找张新杰了。苏沐秋拍拍他的背,“怎么了?这还没有一日,你就像三秋没见一样。”

“没什么,想通了一点事,你陪我上街逛逛。”

苏沐秋放开他,“好啊,昨天沐橙还说想买点胭脂,哎,搞不懂女孩子。我跟你说啊,老韩实力进步了,下次对上他你小心一点。”

“他实力进步了我就没进步?你也太对我没信心了吧。”叶修嫌弃道。

“行,我等着你下次吊打老韩。”苏沐秋笑道,“走了走了。”

7
我身寄为天地客,料君亦自沉浮人海中。

8
后来叶修和苏沐橙去了许许多多的地方,吃过广州的早茶,看过江南的烟雨,尝了西安的小吃,逛过百花谷,围观过中草堂的方士谦给人看病,也去了轮回见了周泽楷,还得出周泽楷没有苏沐秋帅的结论。只不过三个人终究变成两个人。

苏沐橙问过叶修,“你不遗憾吗?毕竟哥哥走了,只剩我们两个。”

叶修摇摇头,摸摸苏沐橙的脑袋,安慰她,“别多想,你哥看到你这样不会开心的。”

叶修没告诉苏沐橙的是,在他的梦里,一直是三个人。苏沐秋和他们一起敲诈了蓝溪阁一顿超丰盛的早餐,把黄少天气的跳脚,一起跑去江南泛舟,一起去吃西安的小吃,最后饱到走不动路,一起去百花谷,还悄悄摘了一朵张佳乐心爱的花,一起嘲笑过王杰希的大小眼,也和周泽楷比过谁更帅,除了最后苏沐秋因为脸皮不够厚而输了。

叶修有的时候觉得自己很自私。他问过苏沐橙,苏沐橙说她从未做过关于苏沐秋的梦。他自己独占了这样一份的礼物,却让苏沐橙独自承受这一切。可他又隐隐欣喜,这个世界,他永远不是一个人。

9
檐外白雨成行,恍惚当初景象。

10
叶修和苏沐橙走进烟雨楼,李华领着他们上了最高层,苏沐橙打趣地喊他“李掌柜”,他也只是红着脸笑一笑说自己还不够格。

楚云秀坐在楼上喝茶,看到苏沐橙来了,赶紧迎上去,“你可算来了,怎么还晚了一天?”又扭头对李华说,“给他们上两杯茶。”李华去了,留着两个姑娘在那里寒暄,和叶修站在那里无所事事。

苏沐橙一边和云秀坐下,一边解释因为下大雨所以船开晚了。然后她们又聊起了女孩子的那些东西。叶修听着无聊,索性坐到窗边,看着窗外风景。

外边还下着大雨,雨从檐边落下,形成一道雨帘,江南的风景被雨帘添了一分朦胧,如同当年他们相见的那天。

苏沐橙看到窗边的叶修出了神,就跟楚云秀说,“秀秀,你知道吗?当年我哥死的时候,我以为他会撑不住,因为他们已经决定在一起了。但他只是最先几年有点恍惚,后来有一次他一个人去见了张新杰之后就好了。不过至此之后他的作息时间就变得和张新杰一样规律,每天到点就睡,多熬一会都不肯。哎,可惜我没去,不知道张新杰到底给他灌了什么药。”

“他至少走出来了,你也不用替他操心。到是你自己,今后有什么打算?”楚云秀问道。

“我吗?”苏沐橙迟疑了一下,“大概会跟着他到处走走?如果他不想要我跟着,我就来你这蹭吃蹭住,秀秀你到时候可不要嫌弃啊。”

“我怎么会嫌弃,要是你真的不跟着他了,我就把烟雨楼交给李华,我们姐妹俩到处转转。”楚云秀盘算道。

“好啊好啊,听说小戴最近几年集了一堆话本子,我挺想去看看的。”苏沐橙说。

两人相视一笑,如果生活是那样,一定会很美好。

后来真如楚云秀所预料的,叶修提出要自己一个人去转转,苏沐橙跟着楚云秀去戴妍琦那儿了,后来她们还出了本子,销量据说不错。

叶修后来又去了很多地方,去山顶等待日出,去大漠骑骆驼,去海滩听海潮。不过他每天最期待的还是夜晚入睡之后与苏沐秋一起再逛一遍白天的风景。

最后一站是雪山。叶修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天不亮就开始爬雪山,到了山顶时,他已俨然成了一个雪人。第一抹阳光照在脸上,他觉得今晚会是个好梦。

苏沐秋三更就把叶修从被窝里拽起,彼时叶修迷迷糊糊,还想继续睡。苏沐秋忍无可忍,掀了他的被窝。“是你昨天说今天要爬雪山看日出,现在又是谁赖床?”

叶修赶紧爬起来说,“是我,是我。这还不是被窝太暖和了嘛。”叶修麻利地穿完衣服,吃完早餐,跟着苏沐秋开始爬山。

最开始有星光温柔地照耀着他们,随着时间推移,黑夜淡去,又深蓝变成浅蓝,而后铺上一层橘色的光,再画上一层粉色。待到成为金色时,两个人成功爬上山顶。

“喂,你已经是个雪人了。”叶修叫到。

“你不也是,你还比我胖一圈。”苏沐秋回击。

叶修盯着苏沐秋满是雪的头发,“你说,我们这样算不算白头?”

“不算!”苏沐秋道,“我们都还没老,还有那么多年,现在就白头岂不可惜。”

第一缕阳光照耀着他们,苏沐秋趁机吻上叶修。

“我一直都在。”

11
其间少年不老,虽失莫忘。
行遍山高水长,故眼里一片心乡。
俯身自梦尾拾取,悠悠流光。

END

【伞修】理性讨论秋木苏和一叶之秋的关系

论坛体伞修,伞哥生日快乐!
第一次写论坛体,有问题的话希望小可爱们能指出。谢谢!
——————————————————————

#1L楼主
理性讨论秋木苏和一叶之秋的关系。楼主伞粉,求有逻辑的大佬来理一理,拒绝掐架,ky右上角谢谢。

#2L
还能是什么关系,恋爱关系呗。

#3L
捕捉ls苏叶cp粉!这年头难得有人嗑苏叶。

#4L
ls怎么知道是苏叶,说不定是叶苏?

#5L楼主
cp粉右上角谢谢。

#6L
咳咳,其实这也是一种可能性是吧。

#7L
哟,又有人开始理性讨论了。这个话题从一开始吵到现在,不知道吵出个结论没有。

#8L
没有

#9L
hhhhhhh,ls瞎说什么大实话。

#10L
的确是没有呀,反正他俩的关系就是剪不断理还乱的那种。

#11L
萌新求解!!!

#12L
哎,就是一个歌手疯狂唱歌,另一个疯狂翻唱的故事。两个人这么一搞就是两年,我也是很佩服。

#13L
呵呵,不就是想蹭热度吗?

#14L
一叶之秋需要蹭秋木苏的热度?忘了你们伞粉上次打脸打的啪啪响吗?

#15L
还不是蹭?次次翻我们伞哥的歌,不就是想出名吗?没想到出了名还不承认了。

#16L
萌新彻底懵圈……

#17L
抱紧ls萌新,顺便科普一下。
秋木苏两年前开始写歌唱歌。这里先表白一下伞哥啊,伞哥不仅歌写得好,声音也好听,人还温柔!梦中情伞有没有!他的第一首歌《伞》出来之后立即圈粉无数。他本人也被大家称为伞哥。
一个星期后大家发现有人把《伞》改编并翻唱了,那就是一叶啦。一叶把间奏的旋律改成了钢琴独奏,也是超好听哒。
然后伞哥一直唱歌唱到现在,每首一叶都翻过,做一些改编。关键是完全不比原本差,两个版本都让人惊艳。
让我先喘口气。

#18L
ls辛苦了。

#19L
谢谢lss科普,萌新想问一下刚刚说的打脸是怎么回事?

#20L
让我先喝口水嘛。。
伞哥是真的高产,一个月必定出一首歌,每首都好听的那种。前几个月伞哥不是新出了一首《知秋》嘛,听了耳朵绝对要怀孕。里面副歌特别高,就有伞粉说,这么高只有伞哥唱的上去。结果第二天一叶就出了翻唱,用戏腔把副歌唱了一遍,不仅唱上去了,好像比伞哥的还要的高一点,被叶粉称为打脸。

#21L
萌新谢谢ls啦。

#22L
就我一个觉得知秋像是在表白吗?

#23L
ls你不是一个人,难道伞哥有女朋友了?

#24L
仿佛听到了无数少女心破碎的声音。

#25L楼主
姐妹们还在这里八卦什么啊,伞哥出新歌《守修》了,快去听啊!

#26L
什么,这个月的歌出了?!我马上滚去听!!!

#27L
听完的人表示已疯。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28L
如果说知秋有点隐晦,那这首守修就是超直白了,姐妹们,据我多年的经验,伞哥绝!对!谈!恋!爱!了!

#29L
头号情敌出现了。1551

#30L楼主
今晚注定要失眠了,姐妹们,我滚去单曲循环新歌了,假装伞哥在跟我表白。大家再见。

#31L
呜呜呜,lz再见,我也去单曲循环了。

#32L
感觉这次和声有点耳熟。

#33L
ls怕是个假粉,真粉要么伤心,要么听歌去了。

#34L
本叶粉表示,有点像一叶的声音。

#35L
ls好像混进了奇奇怪怪的东西。

#36L
我是32L,我特意去看了一眼制作名单,和声小哥叫君莫笑。

#37L
君莫笑?没听说过。

#38L
不不不,这绝对是一叶的声音,你们等我剪个辑。

#39L
膜拜ls技术大佬。

#40L
照这么说的话……一叶给伞哥和声?

#41L
细思极恐……

#42L
我不信,我不信。还没石锤,就有希望。

#43L
弄好了。
[一叶歌声.mp3]
[守修和声.mp3]

#44L
真的一样……本伞粉放弃思考。

#45L
我已经是一条咸鱼了。

#46L
不会被2L说中了吧,他们俩……

#47L
别乱想,可能只是朋友。

#48L楼主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被伞哥炸回来了。
截图
[秋木苏V:好像忘说了,这是我男朋友@一叶之秋V]

#49L
原来如此,难怪以前粉丝跟伞哥抱怨一叶之秋伞哥都不说话,都是一家人。

#50L
苏叶is rio!

#51L
苏叶is rio!喜极而泣。

#52L
ls破坏队形……算了。
苏叶is rio!

#53L
刚刚进来,哎,自古二楼出真相。

#54L
诶,是哦。2L真相了。

#55L楼主
真相出来了,也没什么再讨论的必要了。本伞粉就大度地祝他俩百年好合吧。大家晚安。

——————————此贴已封——————————

END

【黑遍全联盟】嗑CP的错误方式

失眠产物
超级ooc预警
CP有喻黄,韩张,伞修,方王,双鬼,周江,注意避雷。
希望看完了不要打我。
——————————————————————
喻黄:
因为近朱者赤近墨者黑,自从我萌上喻黄后,我不仅变得话痨,还变得手残。

黄少天:喂喂喂喂喂喂喂,话痨就算了,手残是怎么回事?队长手残也照样进全明星,成了战术大师。你鄙视手残吗?有本事进jjc跟我pk啊?
喻文州:有的时候话多也会很可爱。^_^

——《今天也是被喻队苏到的一天》

韩张:
因为近朱者赤近墨者黑,自从我萌上韩张后,我不仅脾气暴躁,还患上了强迫症。

韩文清:你的意思是我脾气暴躁?
张新杰:是严谨,不是强迫症。

——《不敢不敢,交出钱包》

方王:
因为近朱者赤近墨者黑,自从我萌上方王后,我不仅眼睛一大一小,人也变得中二了。

方士谦:哈哈哈,大小眼也能承传的吗?等等,大小眼是小队长,那么中二是……我?!
王杰希:你才知道自己中二?

——《其实大小眼是不能承传的,我只是皮一下》

周江:
因为近朱者赤近墨者黑,自从我萌上周江后,我不仅话少了,人也爱哭了(水多)。

周泽楷:话少,好。
江波涛:话少不要紧,能表达清楚意思,跟人沟通就行。或者,你可以找一个懂你的男朋友?爱哭啊,女孩子哭一哭也不是什么坏事,但别委屈自己啊。

——《在无形中吃了一把狗粮,以及小江好温柔》

双鬼:
因为近朱者赤近墨者黑,自从我萌上双鬼后,我不仅变成了妻管严,还变得固执。

李轩:妻管严和固执没什么不好,你说对吧
阿策?
吴羽策:嗯。

——《策爷一如既往的帅气和高冷》

伞修:
因为近朱者赤近墨者黑,自从我萌上伞修后,我不仅作息颠倒,讲话还变嘲讽了。

苏沐秋:你看看你,把小孩子都带坏了。
叶修:喂,为什么就盯着我一个人看,他呢?

——《那是因为伞哥在我心目中是完美的》

END


琴萝历险记9(END)

时间转眼就到了七夕,往年七夕都是喵哥和二少一起过的,今年多了一个我就显得十分尴尬。

于是在七夕那天,我十分自觉地一个人去茶馆帮忙,带雪雪等等,然后喵哥二少真的就一整天没来找我,把纯阳,万花,枫华谷,金水镇,洛道玩了个遍。最后还去星海幻境待了半个时辰。我是应该控诉他们把我忘了还是庆幸没有吃一天的狗粮?

二少过后才想起我,说我们三个再去一次星海幻境。虽然七夕不是我该过的节,但我还是很兴奋的,我包里还有个荷渡鸾桥,是大师赛拿的,一直没用。

我们三个先进的星海幻境。喵哥二少由于进来过,所以只有我一个人在那里叫,“好美啊!”月亮,远处的流星,灯火,蓝色的流水,荷花,树与桥,一切的一切,都让人叹为观止。

我还在蹦蹦跳跳地踩水,一回头,喵哥和二少已经抱在了一起。我……我什么都没看到。他们分开后我提出想要喵哥抱一下,然后……他拒绝了。可以可以,你们厉害。

后来我们跑到桥上赏月。月光为我们镀上一层银光,给所有的景物加了一层朦胧的美感。我在桥上弹琴,二少坐在桥上,喵哥坐在树上。二少又说我们像父亲在听女儿弹琴。是就是吧,这样岁月静好的一直下去也很好。

其实赏景不是真的为了看景,而是跟重要的人共渡良辰。比如现在,或是以前的很多的瞬间,那些别人看来无什意义的时光,都是像宝藏一样值得收藏的。

我们像一家人一样谈天说地,除了没有月饼,真的像一家人中秋团圆。二少无意中看到有流星从远处落下,叫着要许愿。如果是我,就许一个来年七夕还能一起过的愿。

我突然想起来我的鹿。曾经为了它天天往微山书院跑,得到后就给喵哥二少寄信,不过没好好给他们看过。我一度觉得我会与我的鹿相伴天涯,现在也这么想。

喵哥因为种种原因不能养猫,二少则是因为忙加懒而没有猞猁。如此看来我的鹿就是团宠了。后来我养起来了星辰小龟,是喵哥喜欢的紫色,不过他还没看到。

我们又骑上了马,一比较,还是二少最穷。不过二少自己也习惯了,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过法,只要开心,没什么不好的。

半个时辰似乎很短,出来时大家还有点蒙。我想起了背包里的烟花,就叫二少和喵哥来长歌门。

那棵桃树依旧屹立,树上似乎还吊着红绳,应该是来许愿的人挂的。我一直喜欢这棵桃树,不过从来没想过跳上去,今天看来必须是要试一试了。从没有爬过树的我,在费力地上去了之后,看见树上还有人。还不是我的师兄或师姐?你们不去明教来这干嘛?喵哥不久也来了,他没让我去跟那些人争地盘,毕竟七夕嘛,就找了一个没人的树枝,站在一起等二少到。

二少的速度是真的让人着急,我们又等了将近一刻钟,二少才姗姗来迟。二少看了看这棵桃树,开始发表感想,“好像每个门派都有一棵标志性的树,你看明教的三生树,这里的桃树,还有我们藏剑庄花旁边的那棵树。”

三生树我知道,可庄花旁边真的有树吗?我当年也去看过庄花,让我难忘的是因为我矮,只有跳起来才能看到脸,我就在那蹦啊蹦。至于有没有树完全没注意。

二少可能和我一样没爬过树,怎么都上不来。我就站在上面给他喊加油。还好二少还是爬上来了,我迫不及待的把烟花放了出来。

荷渡鸾桥绝对不辜负它的名字,蓝色的桥与荷花,连一向眼光甚高都喵哥都不禁赞叹了一句好看。不愧我把它放在背包放了两个多月。

不过蓝色的光终究与粉色的桃树不符,而树上也不是一个适合放烟花的地方。或许直接在星海幻境放更好,我应该想到的。二少安慰我说:“没事,等下次机会。”我们静静站在树上,看着烟花燃放,谁也不愿打乱这份平静。

过了一会,喵哥突然说:“时间差不多了,走吧。”,自己率先下了树。我跟着喵哥一起下去了,二少还在那里嘟囔:“好不容易爬上来就要这么下去。”随即也下来了。

我们知道分别即将来临,各自道了声“再见”后喵哥和二少就走了。这也没什么,说不定哪天就能遇见了呢。

江湖很大,路还有很长。
我有故事,故人有茶吗?
--------------------------------------------------
后记
写这一篇的原因是因为发现自己已经记不清以前发生什么了,可能真的再不写就什么都不记得了。人的记忆就是这么脆弱。(摊手)结果没想到越写越混乱。
二少曾经以他的签名为主题写了一篇文。刚好那时他的签名是大美江湖的“不止为故友留恋,其实我也恋长安。”但二少十分狠心,不仅把自己写毁容,还把喵哥写死了。我很庆幸我在里面只是打酱油的。
我也超喜欢大美江湖,难得还是我女神唱的。(我就这么一个女神)但最喜欢的一句却不是二少的那一句。
“故事几经悲欢,结局都与你有关。”
我想把这句话送给我们。不管怎么样,我的结局会与你们有关。我爱我的喵哥和二少。
@仙人掌条清羽  @小鱼干🔱

琴萝历险记8

又名《琴萝成长日记》、《喵哥二少带娃日记》、《一家三口旅游日记》……
其实写这么多都是因为太闲了
--------------------------------------------------
时间到了六七月,天气渐渐炎热起来。我趁着夏天狠狠的吃了一顿糖葫芦,又拿钱买了新的衣服,我觉得我快比二少穷了。

后来我去问二少,我以为在花钱如流水之后我已经很穷了,没想到二少比我更穷。我无语,二少你都干了什么啊。

二少虽然阅历满了,但奇穴迟迟没有解。因此最近二少多半都在阴山大草原找谷之岚。我有一次接到了一个刺杀狼牙军将领的任务,但我一直打不过,就去找二少帮忙。二少二话不说就跟着我走了。

有了二少的加入,我们三两下就把人干掉了。因为那个地方狼牙军太多,我确认人死了就运起轻功开始跑。二少可能走了一下神,然后他再一回头,我不见了。后来他把这事讲给喵哥听,喵哥笑他,“你打完人都不跑吗?哎,你混得真是失败。”我跟着在一旁笑了起来。

二少按着谷之岚的要求,要去梵空禅院秘境了。他一个人过不去,喊上了我和喵哥。虽然我最近换了新衣服,但我们三个能不能打过还要打个问号。因为我除了他们基本不认识什么人,我要二少和喵哥叫几个人帮忙,但他俩都不肯,最后还是我们三个进去的。

这次是我先到。我靠着清绝影歌一路顺利的到了第一个首领。喵哥第二,二少最晚。第一首领前有一个茶馆,里面有一些江湖人。我最先到,不小心触怒了一个,就顺便干掉了。

喵哥也来看了看,不过什么也没发生。最后二少不小心也触怒了一个,我和喵哥还不知道发生了啥,就见一个人二话不说跑过来打架。喵哥还在问“谁干的?”二少立马弱弱地说:“是我,一不小心就……”看到已经这样,我们就索性把茶馆清空了。

这次打首领我没有切相知。第一是我实在不会相知,第二是我换了新衣服,输出会高一些。我甚至感觉现在三人中是我最强了。(不存在的)

我解奇穴的时候是一个师姐带着我打的。她放完影子就清绝影歌冲出去,没一会就结束了。她给了我很深的印象。于是这次我也像她那样,放完影子就清绝影歌冲出去。但尴尬的是当清绝影歌结束后,首领还没死,仇恨在我身上,我就被追的到处跑。没有清绝影歌的我就是一只废鸽子。还好二少喵哥给力,最后还是把首领干掉了。那时我只剩血皮了。

到了双雄剑意时,我打一个,喵哥二少打一个。我还是放完影子就清绝影歌,还好这次我成功打掉了。看着喵哥二少,我不知所措。上去吗?但喵哥进去说只打一个啊,靠近另一个会直接趴啊?怎么办。

重点应该是靠近直接趴,但我理解成了不能打,不然就趴。(我果然拉低了长歌门的文化水平。对不起,我这就去读书。)我本来在原地待着,但没想到另一剑突然开始攻击我了。什么情况?我又开始满场地跑。此时二少已经趴了,不愧是脸T。喵哥只剩一层皮,我也快只剩一层皮了,在喵哥趴的那一刻,我快趴了,我(自以为)冒着生命危险弹了羽调,剑身却突然倒塌。就这么完了?我这才反应过来我可以打,只是不能靠近。

我懊恼地救起喵哥和二少,没好意思解释我为什么打完了不去帮他们,而是站着不动。然后我开始为自己解脱,“你们两个怎么都趴了呢?”好的,他们没发现。二少开始夸我,“你新衣服好嘛。看看我,穷的买不起衣服。”不过二少确实买不起。

二少去了阴山,我和喵哥去了扬州,我们就分别了。

喵哥在我选了缝纫和二少选了铸造后毅然决定去做药。但我没有嗑药的习惯,我背包和仓库里都有一堆药放着没用呢。喵哥开始问我要不要这个,要不要那个,我统统回答不要。后来实在被问的不行了,我说你想做就做吧,总是用的着的。

我的话激励了喵哥,至此之后他就开始在扬州到处采药。他采药时还十分好运的遇到了抓螃蟹的小男孩。我羡慕了好久,不过后来我也遇到了。

在喵哥到处采药时,我沉迷挖宝。其实我不是为了挖什么宝贝,只是为了每周的五十金。那天我终于集齐了碎片,挖出了藏宝洞,就叫来喵哥二少,进去看看。一路上都顺顺利利过去了,不过也没什么好东西了,直到遇见首领。

二少最先冲出去,没一会就趴了,我靠着清绝影歌支持了一会,也趴了,喵哥独木难支,我们回到了起点。我们不服气,又去了一次,在迅速的趴下后,我们得出了我们打不过的结论,但又不想无功而返,就到处晃。

喵哥二少晃着晃着,就找到了一处风景。有瀑布周围还有枫叶,二少直呼好看,然后就和喵哥站在石头上欣赏风景了。确认过风景,我们是来观光的。

要说去秘境观光,我们还去过银雾湖。银雾湖的毒实在是太烦,解毒时间太短,我就开始打坐。不过花粉十分像藏剑的银杏,也算是一个收获。二少进来后也证实了这一点。二少一遇到美景就大呼好好看,然后开始吹,这次也不例外。但二少书读的多,比起我只会咕咕咕咕咕,他算的上是很有文采了。

我们十分费力才杀了一只尸人之后,就放弃了秘境。喵哥二少说这么远来一趟不能就这么浪费,就开始放飞自我。二少转了一个风车,喵哥一边报技能一边砍,玩得超开心,也算是值了吧。

琴萝历险记7

又名《琴萝成长日记》、《喵哥二少带娃日记》、《一家三口旅游日记》……
其实写这么多都是因为太闲了
--------------------------------------------------
后来的时间零零碎碎,记不得见面是什么时候。三月,四月,还是五月?大概都有。二少还是忙,但喵哥还是偶尔能见到的。

清明插柳,端午龙舟,喵哥和二少都没来,我一个人玩得不亦乐乎。清明骑马射箭,我要不是踩到障碍就是射不到灯,最后离拿到花环还是差了一点。端午就更热闹,好多人聚集在丐帮和云梦幽泽钓鱼,我一度怀疑鱼会不会被钓光。划龙舟也很有意思,那么多船聚在一起也算是难得一见的盛景。可惜我的身手丝毫没有长进,还是动不动就碰到障碍。

最有趣的大概是打鳄鱼,为了雪雪,那么多人聚集在一起喊“有没有陛下登基”,也是挺好笑的。一旦有人用了竹简,大家又开始喊“陛下,老臣来护驾了”。然后一堆人围着鳄鱼,追着它打。

我经常和喵哥去阴山的茶馆帮忙,当然,都是为了天玄冰。有时喵哥忙,我也偶尔帮他做。

喵哥身上从来不背茶馆需要的东西。而我之前一口气攒了好多,喵哥过一段时间就问我有没有这个,有没有那个。后来我有一次找东西花的时间太长,喵哥等不及,就自己去买了。有钱人了不起。

后来我的任务里面又加了每天带雪雪玩这一条。我反正也是每天要去阴山帮忙的,就喜欢把雪雪带到阴山。喵哥因为帮忙少了,每每我做完事了,甚至带着雪雪玩完了,喵哥还在帮忙。他还吐槽过他们明教的大招范围大,打小混混打着打着就来了一大堆。

这时就该我吹一吹我们长歌门了,想当远程当远程,想当近战当近战,除了腿短没有缺点。近战还是无脑输出,特别适合我这种不会打架的渣。然而我还是经常被人打趴下。

喵哥在江湖上闯荡的时间比我长的多,最明显的就是他的轻功用的好。我连万花的三星望月都飞不上去,喵哥上光明顶都是用轻功。喵哥跟我说长歌的轻功像坐直升飞机,忽的一下就上去了。但我死活就不会用,可能是没有天赋。

喵哥和我在阴山转的时候去打过蝎子,也杀过马贼。每次我都是看着喵哥一转眼不见了才后知后觉的开始用轻功。结果往往是喵哥到了我还在累死累活地赶路。而喵哥每次都说我慢,却还在那里等着我。

喵哥不喜欢去秘境,对秘境的成就也不感兴趣。每次去秘境都是二少提议加组织的。我有一次因为一个人打不过,就拉着喵哥一起去荻花前山打牡丹。在喵哥的帮助下,牡丹不值一提。喵哥觉得挺简单的,只是牡丹技能名字太……我问他要不要把秘境闯完,毕竟喵哥之前没来过,喵哥却兴致缺缺。我觉得喵哥只喜欢龙门绝境。

刚开始跟着二少和喵哥的那段时间,因为几乎什么都不知道,犯了很多错,闹了很多笑话,喵哥嘴上抱怨两句,最后还是耐心地带着我,直到我阅历满了。喵哥大概就是这么一个心软的人。

琴萝历险记6

又名《琴萝成长日记》、《喵哥二少带娃日记》、《一家三口旅游日记》……
其实写这么多都是因为太闲了
--------------------------------------------------
新年过后,我们又忙了起来,有时间,想起来了就聚一聚。有时候我们在喵哥的撺掇下会进龙门绝境闯一闯。其实我和二少都不太愿意,因为我们实在是菜,不像喵哥有隐身。但喵哥却很自信,我们最后被他拉着进了。

一百人挤在一起,我连身旁的人都看不清。别人都是穿着好看的衣服,我一个绿裙子就显得很穷。第一次进难免紧张,我刚刚飞起来,刚准备问喵哥在哪里降落,二少的声音就幽幽响起,“我还有事,先出去了。”我原本以为可以和二少一起划水,没想到二少直接出去了。后来我知道,二少是去吃宵夜了。你说,到底是我和喵哥重要还是夜宵重要!得知真相的我想打他一顿。哎,看在同阵营的份上,算了算了。

我认命地跟着喵哥到了野外,资源十分之少,我和喵哥衣服都没穿全,我无意中摸了个盒子,第一次进,还不知道是橙武,马上会就被人追,还在悠闲地与喵哥聊着。一个秀秀很快出现了,二话不说,直接玳弦急曲。我那个时候一被人打,就抱着我的琴不知所措,没过十秒,我就已经被秀秀打趴了。喵哥一看情况不对,就隐身跑了。我很庆幸我没脱累喵哥,我们三个起码留下了一个。可惜喵哥独木难支,最后也是被别人打趴了。

喵哥出来后,又带着我进了一次,这一次我们几乎什么都没找到,全靠队友的救济。当队友被打趴下时,我和喵哥还在风沙里,喵哥挺有方向感,他一个人自己走出来了。但我是个路痴啊,当喵哥的身影在风沙中若隐若现,渐渐消失时,我迷路了,最终也没走出去。换句话说,我们三个会玩的只有喵哥,我和二少进去只有打酱油的份。

事实证明,我和二少确实只有打酱油的份。后来,好像也是唯一的一次,二少终于被我和喵哥拉进龙门。喵哥在别的地方降落了,我和二少在一起。我刚刚发现了几个盒子,打算与二少分享一下,就来了一个秀秀和纯阳,上来就是打,我尝试过跑路,但我腿短,结局毫无意外的是我和二少双双被打趴。

喵哥曾开玩笑的说过龙门绝境的那一套衣服挺适合我的,进竞技场绝对分不出来我的影子与本体。可我算了一下,以我打酱油的实力,可以说是遥遥无期了。

后来找到时机又与喵哥闯了几次。不得不说明教还是适合龙门,隐身真的是适合跑路。印象比较深的有几次。

第一个是我降落时姿势不对,马上趴了。喵哥笑我,“我怎么一不注意,你就趴了?”我以沉默表达我的心塞。

第二个是我存活的最长的一次。喵哥还没进来就被送出去了。我在野外没人的地方蹲了很久,可能是运气好,没人来打我。但后来还是被一个军爷顺手打趴了。

第三次碰到了另外一个厉害的喵哥,当我和喵哥被打趴后,他一个人孤军奋战,靠着他我们进了第三名。这大概就是我龙门生涯的最高成绩了。

琴萝历险记5

又名《琴萝成长日记》、《喵哥二少带娃日记》、《一家三口旅游日记》……
其实写这么多都是因为太闲了
--------------------------------------------------
除夕当晚,喵哥拉着我们,说是要带我们去明教逛逛。其实只是带我逛逛,他和二少不知道逛过多少遍了。二少曾经自豪的说,“作为一个二少,我最熟的地方是——明教。”

在我赶路的时候,喵哥早就到了映月湖,二少由于来过,在我和他同时神行的情况下,使用轻功熟悉地飞了过去,独留我一个人,弱小可怜又无助。没办法,我还是得往那边赶,在经历迷路与一系列事件之后,我到了。二少已经和喵哥在那里聊了好一会天了。

我被映月湖的美景震撼到了。星空,湖水,倒影与荧光。我站在那里,转着圈,欣赏着映月湖。转眼一看,喵哥和二少在玩水,从岸这头到了岸那头,又运起了双人轻功在天上飞,玩得不亦乐乎。我先还想追一追,发现追不上之后就放弃了。我琴萝,腿短,你们还到处跑,说,你们是不是要累死我,然后去过二人世界?

开玩笑啦。他们后来发现我孤零零地站在岸边,口头上反省了一下,就一起向着三生树进发。

我实在不想用轻功跑了,就骑着骆驼到了三生树。三生树下人很多,三三两两的,我猜大多是情缘来过二人世界。于是我们这个三个人的小团像极了一家三口。其实我觉得我们除了没有血缘关系,还真挺像的。

灯火和烟花把三生树周围的一片照得十分明亮。我们没有烟花,只是在一个比较远的地方遥望着三生树与远处的灯火。

二少说:“你看这些灯火,多漂亮,他们都是我们的背景布。”的确漂亮,天时地利人和都占了,哪有不漂亮的道理。我觉得,我更像他俩的背景布。

我们就在那一块地方聊天赏景,等待新年的降临。喵哥借来了一套白色衣服,穿上之后仙风道骨,把武器一换直接能去纯阳。二少开始无脑吹喵哥,吹着吹着,他们俩又突然坐下来传功,他们聊天转换话题超快,我一个不注意他们就已经从这个谈到那个,我基本是插不上话的,时不时嗯嗯一下表示我在听就行了。这就是为什么我觉得我在发光。

传完功之后,喵哥点了二少切磋。如果是他们两个打架,我会支持二少,毕竟喵哥明显比二少强。我就跟二少说我切相知,我们二打一。当时我还不知道插旗只是两个人,二少也没有阻止我,我就开始切换心法。当我变成相小知时,他们打完了,出人意料的是赢的是二少。

我还在意外呢,一杆旗子从天而降,二少点了我插旗。你倒是先让我切回莫问啊。这场插旗最后还是不了了之。

二少和喵哥讨论起了衣服,我就换上了我的门派校服,二少直夸我好看。但我觉得他的语气像是在夸女儿一样。

烟火齐放,新年已到。大家都在互相说着新年快乐,我们也不例外。在烟火的爆炸中声音太小,这是我第一次说新年快乐用吼的,也是过得最开心的一个新年。

(感觉写了这么多都是废话)

琴萝历险记4

又名《琴萝成长日记》、《喵哥二少带娃日记》、《一家三口旅游日记》……
其实写这么多都是因为太闲了
--------------------------------------------------
不知道是什么原因,我们三个聚会好像最后到的总是二少。在等二少的时候,喵哥向我展示他的衣柜。我曾经也有收集衣服的习惯,但是后来因为仓库和背包的位置实在不够,就留了门派的衣服,然后把剩下的都丢了。喵哥东西没有我那么多,于是他都放在了背包里,一件件的换给我看。大部分是在吐槽这些衣服一件都不好看。

此时我的阅历已经满了,我自认为三个人之中我比不上喵哥,但是二少的话可能还是能打赢的。不知道什么原因,二少和喵哥却一致喜欢调侃我,叫我大佬。比如我只是站在那里读宫,宫读完了喵哥和二少还没有冲到巡逻兵那儿,那个巡逻兵就向我跑来。然后他们两个就开始叫我大佬了。远程先动手难道不正常吗?你们这样我很方啊?!

到了引仙水榭的第一个首领。我在喵哥和二少的要求下,自觉地切了相知。

我们长歌门有一句表白的话是“莫问护众生,相知为一人。”我今天算是知道是啥意思了。 因为相知真的只护得住一个。

我们的阵是喵哥开的,我从头到尾根本就没看过喵哥,喵哥靠着他的吸血加阵,血线一直是稳稳的。

喵哥曾经跟我吐槽过,二少就是个脸T。我这次也充分认识了这一点。整个打首领的过程,我耳边充斥着二少的“救我”、“我要挂了”、“我的血”……我当时单修徵,全程站在那里对二少读徵,还差点护不住二少。

到了第二个首领,由于事先不知道他们招式,喵哥和二少光荣地从头来过了。但是在喵哥熟悉了他们的招式之后,过得比较顺利了。唯一的遗憾是出来的衣服我们也没有一件是我们能穿的。

第三个首领似乎称不上是首领,因为他们直接对砍了,而我们却需要保护他们。喵哥和二少一边吐槽这个机制,一边聊着他们两个人的故事,并戏称他俩为复哥和倓总。

可惜,我们在此止步不前,复哥和倓总想要打架,不是我们想拦就拦得住的。喵哥和二少到处窜来窜去为复哥和倓总挡伤害,我站在一旁不知所措,太眼花缭乱了。在几次尝试都无功而返的情况下,我们决定就这样结束这次引仙水榭之旅。虽然没有过关,但留下了笑声与回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