棲梦

废话型选手
只会咕咕咕

摸个鱼
北国的初秋,除了偶尔一两片落下的红枫叶,更加冷冽的风,还有每日愈加的气温,尚未与夏天有太大的差别。

他把自己严严实实地裹在蓝色的围巾与外套里,在电线杆上一排排咕咕咕的鸽子的注视下,在街道上漫无目的走着。

大约是被“咕咕咕”分散了注意力,他一个不小心,撞上了一个朝他走过来的行人。入眼的是一件卡其色的风衣,像极了他为他恋人买的那一件。

随即,他好像出现了幻觉一般嗅到了恋人的气息,而且这股气息抱住了他。

他下一秒即从幻境中挣脱,不是幻觉,那就是他的恋人,在北国的大街上,抱住了他。

他把头埋在恋人的肩头,不知道为什么有点想哭,涩涩地道“好久不见。”

恋人笑了。

“少天,你昨晚在床上可不是这么说的。”

评论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