棲梦

废话型选手
只会咕咕咕

琴萝历险记2

又名《琴萝成长日记》、《喵哥二少带娃日记》、《一家三口旅游日记》……
其实写这么多都是因为太闲了
--------------------------------------------------
我离开扬州后,我去了洛道,见过了枫华谷的红叶,也看了巴陵的流水,而后到了碰见喵哥的地方,南屏山。

在碰到喵哥前,我对他的印象少的可怜。一个是二少曾经在剑冢外指着一个人说:“看,喵哥也曾经穿过那套衣服。”我现在只记得那套衣服很普通,放到人堆完全找不出来。另一个大概就是喵哥很厉害了。

而当我来到南屏山后,我收到了一个惊喜,是信使告诉我,我有一封信,打开一看,竟然是喵哥。

“我是喵哥,我听二少说他跟提你提起过我?你现在在哪儿呢?”

我就简单了回了三个字,南屏山,然后继续开始了的游历。我却没有想到真的能在南屏山碰见喵哥。

那时我站在天子峰门口,刚刚答应了一个人陌生人邀请我加入帮会的请求,就看见一个喵哥从前天而降,问:“你就是那个琴萝吧?”

我整个人脑子里转的都是连从天而降的方式都一模一样,二少和喵哥真不愧是好朋友。听到喵哥的问题,我立马回神,回答“是。”

喵哥看了一眼天子峰的入口,道“是想打天子峰吗?走吧。”

我就这么糊里糊涂的被喵哥带进了天子峰。还是跟上次二少带我打剑冢的模式一样,喵哥在前面开路,我在后面默默捡东西。

喵哥边打边跟我解释,“上次我见到二少的时候也是跟他一起打天子峰,因此比较熟悉吧。”

我先还以为喵哥是一个比较高冷的人,后来发现他其实还是很健谈的。喵哥以绝对的实力简单粗暴的过了第一关,然后带着我到了棋盘。

喵哥只是简单的嘱咐了一下,“把黑旗子打掉,把白旗子放出来就好。”可惜我那时候还不太会用背包。把黑子打掉之后硬是找不到白棋子。等到喵哥一个人把整个棋盘都安上了白棋之后才发现我在那里呆呆地站着。

我以为喵哥肯定会指责我,实际上他啥也没说。我觉得可能是他太专注了,没有发现我全程在划水。因此我很内疚,一直到现在。

过了第三关的时候我们打算花一金坐风筝到对岸。喵哥突然一脸深奥的说:“我认识一个毒哥。他能够自己跳过去。”我望了一下深不见底的深崖,由衷地钦佩那个毒哥。

后来喵哥又林林总总的给我介绍了一下毒哥。毒哥很厉害,他曾经带着喵哥和另外三个人一起打梵空禅院,然后在喵哥几乎是划水的情况下,打完了双剑之一,那时另外三个人还在跟另一剑纠缠。

还有一次二少,喵哥和毒哥准备一起去游历。到了半途,他们却突然玩起来,我带你飞,然后再把你摔下的这种游戏,其中要数二少最惨,摔得最多。而毒哥明显就是获胜者,喵哥嘛,大概是比上不足,比下有余?反正他们玩了将近一个时辰,最后谁也没游历成。

大概是缘分不够,我始终没能见着毒哥,传说中的高手,毒哥。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