棲梦

废话型选手
只会咕咕咕

琴萝历险记5

又名《琴萝成长日记》、《喵哥二少带娃日记》、《一家三口旅游日记》……
其实写这么多都是因为太闲了
--------------------------------------------------
除夕当晚,喵哥拉着我们,说是要带我们去明教逛逛。其实只是带我逛逛,他和二少不知道逛过多少遍了。二少曾经自豪的说,“作为一个二少,我最熟的地方是——明教。”

在我赶路的时候,喵哥早就到了映月湖,二少由于来过,在我和他同时神行的情况下,使用轻功熟悉地飞了过去,独留我一个人,弱小可怜又无助。没办法,我还是得往那边赶,在经历迷路与一系列事件之后,我到了。二少已经和喵哥在那里聊了好一会天了。

我被映月湖的美景震撼到了。星空,湖水,倒影与荧光。我站在那里,转着圈,欣赏着映月湖。转眼一看,喵哥和二少在玩水,从岸这头到了岸那头,又运起了双人轻功在天上飞,玩得不亦乐乎。我先还想追一追,发现追不上之后就放弃了。我琴萝,腿短,你们还到处跑,说,你们是不是要累死我,然后去过二人世界?

开玩笑啦。他们后来发现我孤零零地站在岸边,口头上反省了一下,就一起向着三生树进发。

我实在不想用轻功跑了,就骑着骆驼到了三生树。三生树下人很多,三三两两的,我猜大多是情缘来过二人世界。于是我们这个三个人的小团像极了一家三口。其实我觉得我们除了没有血缘关系,还真挺像的。

灯火和烟花把三生树周围的一片照得十分明亮。我们没有烟花,只是在一个比较远的地方遥望着三生树与远处的灯火。

二少说:“你看这些灯火,多漂亮,他们都是我们的背景布。”的确漂亮,天时地利人和都占了,哪有不漂亮的道理。我觉得,我更像他俩的背景布。

我们就在那一块地方聊天赏景,等待新年的降临。喵哥借来了一套白色衣服,穿上之后仙风道骨,把武器一换直接能去纯阳。二少开始无脑吹喵哥,吹着吹着,他们俩又突然坐下来传功,他们聊天转换话题超快,我一个不注意他们就已经从这个谈到那个,我基本是插不上话的,时不时嗯嗯一下表示我在听就行了。这就是为什么我觉得我在发光。

传完功之后,喵哥点了二少切磋。如果是他们两个打架,我会支持二少,毕竟喵哥明显比二少强。我就跟二少说我切相知,我们二打一。当时我还不知道插旗只是两个人,二少也没有阻止我,我就开始切换心法。当我变成相小知时,他们打完了,出人意料的是赢的是二少。

我还在意外呢,一杆旗子从天而降,二少点了我插旗。你倒是先让我切回莫问啊。这场插旗最后还是不了了之。

二少和喵哥讨论起了衣服,我就换上了我的门派校服,二少直夸我好看。但我觉得他的语气像是在夸女儿一样。

烟火齐放,新年已到。大家都在互相说着新年快乐,我们也不例外。在烟火的爆炸中声音太小,这是我第一次说新年快乐用吼的,也是过得最开心的一个新年。

(感觉写了这么多都是废话)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