棲梦

废话型选手
只会咕咕咕

【伞修】说余梦

伞哥生日快乐。你一直都在!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这么温柔的歌被我写出了半刀半糖的文。
总之是玻璃糖,小心食用。

bgm:说余梦
————————————————————
1
人说此间有余梦。

2
叶修大大咧咧地拉开椅子,一屁股坐下,嘴还不停,“新杰,你们霸图那么有钱,怎么在这么破旧的地方接待我啊,好歹弄个高端大气上档次的地方啊。”

张新杰看了一眼整洁的屋子,非常确定这是叶修的垃圾话。“前辈要是想打架的话,请出门左拐。”

“不不不,”叶修立刻坐好,“我现在可是个病人,是来看病的。”

于是叶修就看着张新杰熟练地在纸上写着,姓名:叶修,年龄:二十二,并且问他,“有什么症状吗?”

“没什么,就是老做梦。”

“持续多久了?”

“四年。”

“梦到什么?”

“一位……故人。”叶修眼眸暗了暗,随即轻松道,“既然老韩把我年龄都告诉你了,你不妨猜一猜,这位故人是谁?”

3
渡口白雨成行,篷舟摇去无方。

4
七年前,叶修第一次见到苏沐秋,在杭州的一个渡口。彼时下着雨,江上一片白茫茫,分不清是天,是雨,或是江水。

叶修没带伞,所以他在自己完全淋湿之前以最快的速度跑着。大概是上天照顾他,奔至渡口时,最后一艘船刚准备出发。他一边跑,一边吼了一嗓子,“停下!”

船还真的停下了。船上除了船夫还站着一男一女,粟色的头发如出一辙。叶修猜测他们是兄妹。叶修在那个少年不善的目光下迅速上了船,笑道:“你们是最后一艘了,搭我一程怎样?”

少年刚想拒绝,却发觉自己袖子被妹妹扯了一下。哎,就算做好事了,少年暗自想着。他恶狠狠地说:“我叫苏沐秋,那是我妹妹苏沐橙,别给我搞事情。”随即进了船舱。

苏沐橙对他笑了笑,“我哥脾气就这样,人还是很好的。你把湿衣服换一换吧,不然要感冒了。”语罢也进了船舱。

叶修感叹了一下自己的运气,把湿的外套脱掉。开玩笑,感冒了就有他受的了。

叶修一进船舱就看着苏沐秋和苏沐橙两个面对面坐着。苏沐秋板着一张脸,奇怪的叶修竟然觉得他这样很好看。说实话,苏家兄妹长得都漂亮。苏沐秋自然是玉树临风,气宇轩昂。苏沐橙虽然小,但也看得出是个美人胚子。

叶修赶紧在苏沐秋边上坐下,一时间船舱内陷入了一种奇怪的气氛,三人相顾无言。

最后是苏沐秋咳了咳,问他,“你叫什么?”

“叶修。”

苏沐秋又问:“你去哪儿?”

“杭州吧,想在附近走一走。”

“我们也是去杭州,要不你和我们一起吧。”苏沐橙笑着抛出邀请。苏沐秋瞥了妹妹一眼,但没有反驳。

叶修答应地异常爽快,苏沐秋曾一度怀疑他的脑子里装了什么。后来苏沐秋问他,不怕我和沐橙联合起来骗你,然后让你去喝西北风吗?叶修笑了笑,“你当时打的过我吗?”苏沐秋想了想他俩的单挑战绩,很想揍他一顿。

他们在船舱里聊了起来。三个人非常投缘,你一言,我一语,仿佛在一起很多年了。

雨还在下,船在蒙蒙细雨中载着他们,驶向杭州。

5
人说沿梦可相逢。

6
叶修从一片温暖中醒来,盯着客栈的天花板,
想起来今天要去见张新杰。叶修摸到大腿,狠命地掐了一把,嗯不疼,是梦。

枕边有一道声音幽幽响起,“叶修你怕不是想要谋杀亲夫。”叶修转过头,看见苏沐秋咬牙切齿,恨不得把他大卸八块。

叶修笑道,“这不是误伤嘛。”说着想起床逃过一劫,却被苏沐秋拉回床上。苏沐秋抱住他道,“想跑?不打算给点补偿?”顺便快速地把叶修的不打算堵在了嘴里。

来到霸图时已是艳阳高照。阳光透过树叶,给地上铺上一层婆娑的阴影。苏沐秋陪着叶修走到张新杰的小屋前,笑着对他说:“我就不进去了,你去找张新杰谈吧,我去找老韩玩玩。你弄完了来找我啊。”说着把武器一提,转身走了。

叶修推开门,没个正型地在张新杰面前坐下,又在张新杰快发火的时候坐好。

“找我有什么事?还特意不让苏沐秋听?”张新杰问道。

“我觉得我可能出了幻觉,总觉得自己像是在做梦。”

“你可以掐一下自己。”难得张新杰也会开玩笑。

“你当我没掐过?”叶修翻了个白眼,“就是不疼才越发怀疑。”

“那你觉得真实应该是怎么样的?”

“他应该在四年前就死了,只剩我和沐橙。但在这里他却实实在在的活着,所以像是做梦。”叶修自嘲道。

“其实你心里已经有答案了吧,”张新杰盯着他说,“你来我这只是想确认一下你的想法。但你想过没有,现实和梦境其实并无差别,端看你想要怎么活。”

叶修沉默许久,最终吐出一句“受教了”,推门离开。

苏沐秋与韩文清正在空地上比试,两人实力相近,一时间难以分出上下。

叶修注意到一滴汗水从苏沐秋脸上划过,流过脖子,然后没入衣物,突然醒悟。这里就算是梦又怎么样,这里有他,而他,是他这一生不可放弃的人。

苏沐秋察觉到叶修来了,立即停手向韩文清道,“不打了,不打了。”接着对叶修挥手,叫道,“叶修,这里。”

叶修慢慢走过去,抱住他。韩文清看到这一幕二话不说,转身就走,去找张新杰了。苏沐秋拍拍他的背,“怎么了?这还没有一日,你就像三秋没见一样。”

“没什么,想通了一点事,你陪我上街逛逛。”

苏沐秋放开他,“好啊,昨天沐橙还说想买点胭脂,哎,搞不懂女孩子。我跟你说啊,老韩实力进步了,下次对上他你小心一点。”

“他实力进步了我就没进步?你也太对我没信心了吧。”叶修嫌弃道。

“行,我等着你下次吊打老韩。”苏沐秋笑道,“走了走了。”

7
我身寄为天地客,料君亦自沉浮人海中。

8
后来叶修和苏沐橙去了许许多多的地方,吃过广州的早茶,看过江南的烟雨,尝了西安的小吃,逛过百花谷,围观过中草堂的方士谦给人看病,也去了轮回见了周泽楷,还得出周泽楷没有苏沐秋帅的结论。只不过三个人终究变成两个人。

苏沐橙问过叶修,“你不遗憾吗?毕竟哥哥走了,只剩我们两个。”

叶修摇摇头,摸摸苏沐橙的脑袋,安慰她,“别多想,你哥看到你这样不会开心的。”

叶修没告诉苏沐橙的是,在他的梦里,一直是三个人。苏沐秋和他们一起敲诈了蓝溪阁一顿超丰盛的早餐,把黄少天气的跳脚,一起跑去江南泛舟,一起去吃西安的小吃,最后饱到走不动路,一起去百花谷,还悄悄摘了一朵张佳乐心爱的花,一起嘲笑过王杰希的大小眼,也和周泽楷比过谁更帅,除了最后苏沐秋因为脸皮不够厚而输了。

叶修有的时候觉得自己很自私。他问过苏沐橙,苏沐橙说她从未做过关于苏沐秋的梦。他自己独占了这样一份的礼物,却让苏沐橙独自承受这一切。可他又隐隐欣喜,这个世界,他永远不是一个人。

9
檐外白雨成行,恍惚当初景象。

10
叶修和苏沐橙走进烟雨楼,李华领着他们上了最高层,苏沐橙打趣地喊他“李掌柜”,他也只是红着脸笑一笑说自己还不够格。

楚云秀坐在楼上喝茶,看到苏沐橙来了,赶紧迎上去,“你可算来了,怎么还晚了一天?”又扭头对李华说,“给他们上两杯茶。”李华去了,留着两个姑娘在那里寒暄,和叶修站在那里无所事事。

苏沐橙一边和云秀坐下,一边解释因为下大雨所以船开晚了。然后她们又聊起了女孩子的那些东西。叶修听着无聊,索性坐到窗边,看着窗外风景。

外边还下着大雨,雨从檐边落下,形成一道雨帘,江南的风景被雨帘添了一分朦胧,如同当年他们相见的那天。

苏沐橙看到窗边的叶修出了神,就跟楚云秀说,“秀秀,你知道吗?当年我哥死的时候,我以为他会撑不住,因为他们已经决定在一起了。但他只是最先几年有点恍惚,后来有一次他一个人去见了张新杰之后就好了。不过至此之后他的作息时间就变得和张新杰一样规律,每天到点就睡,多熬一会都不肯。哎,可惜我没去,不知道张新杰到底给他灌了什么药。”

“他至少走出来了,你也不用替他操心。到是你自己,今后有什么打算?”楚云秀问道。

“我吗?”苏沐橙迟疑了一下,“大概会跟着他到处走走?如果他不想要我跟着,我就来你这蹭吃蹭住,秀秀你到时候可不要嫌弃啊。”

“我怎么会嫌弃,要是你真的不跟着他了,我就把烟雨楼交给李华,我们姐妹俩到处转转。”楚云秀盘算道。

“好啊好啊,听说小戴最近几年集了一堆话本子,我挺想去看看的。”苏沐橙说。

两人相视一笑,如果生活是那样,一定会很美好。

后来真如楚云秀所预料的,叶修提出要自己一个人去转转,苏沐橙跟着楚云秀去戴妍琦那儿了,后来她们还出了本子,销量据说不错。

叶修后来又去了很多地方,去山顶等待日出,去大漠骑骆驼,去海滩听海潮。不过他每天最期待的还是夜晚入睡之后与苏沐秋一起再逛一遍白天的风景。

最后一站是雪山。叶修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天不亮就开始爬雪山,到了山顶时,他已俨然成了一个雪人。第一抹阳光照在脸上,他觉得今晚会是个好梦。

苏沐秋三更就把叶修从被窝里拽起,彼时叶修迷迷糊糊,还想继续睡。苏沐秋忍无可忍,掀了他的被窝。“是你昨天说今天要爬雪山看日出,现在又是谁赖床?”

叶修赶紧爬起来说,“是我,是我。这还不是被窝太暖和了嘛。”叶修麻利地穿完衣服,吃完早餐,跟着苏沐秋开始爬山。

最开始有星光温柔地照耀着他们,随着时间推移,黑夜淡去,又深蓝变成浅蓝,而后铺上一层橘色的光,再画上一层粉色。待到成为金色时,两个人成功爬上山顶。

“喂,你已经是个雪人了。”叶修叫到。

“你不也是,你还比我胖一圈。”苏沐秋回击。

叶修盯着苏沐秋满是雪的头发,“你说,我们这样算不算白头?”

“不算!”苏沐秋道,“我们都还没老,还有那么多年,现在就白头岂不可惜。”

第一缕阳光照耀着他们,苏沐秋趁机吻上叶修。

“我一直都在。”

11
其间少年不老,虽失莫忘。
行遍山高水长,故眼里一片心乡。
俯身自梦尾拾取,悠悠流光。

END

评论(2)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