棲梦

废话型选手
只会咕咕咕

【周江】江波涛不过双十一

轮回最好的副队长生日快乐!生日礼物就送你一只周泽楷好了。

原著向双向暗恋+ooc
有周江,双鬼

今天是大概个好日子,刚刚才被照进窗的阳光唤醒的江波涛如是想。

第十赛季常规赛轮回强势领跑。前两天在客场8:2战胜了虚空,昨天复完了盘,加上今天是双十一加他自己的生日,轮回经理十分大方的给轮回全员放了一天假。

江波涛推开房门,看到站在走廊上的轮回队长。周泽楷似乎也是刚醒,眼神还有些迷离,看见江波涛,迷迷糊糊地说了一句早上好。

“小周也早上好呀!”江波涛笑眯眯地看着他,早上一起来就看到喜欢的人,的确是一件让人愉快的事呢。“小周还没吃吧,一起去食堂?”

周泽楷点点头,跟着江波涛一起走去食堂。

当周江二人走进食堂时,意外发现大家都在。方明华正拿着手机,给老婆清购物车,一长串的数字看的江波涛都心疼了。吕泊远一个人坐着刷职业选手群,杜明正在上某猫,打算给自己女神买点东西,吴启坐在旁边给他瞎出主意,最后被小明赶到一旁,跟吕泊远一起刷起群来。孙翔拿着手机嘀嘀咕咕,江波涛走近一看,原来在跟唐昊争买什么饮料好,唐昊坚持要买六个核桃,而孙翔要买娃哈哈。两个人吵的正欢。江波涛有那么一瞬觉得孙翔已经没救了。

周泽楷趁江波涛东瞅瞅细看看的时候已经麻利地拿了一笼小笼包开吃了。江波涛转头看到他,果断放弃围观二翔小朋友与隔壁日天小朋友的吵架,直奔小笼包,迅速开吃。

不久之后,江波涛满足地坐在椅子上打饱嗝,小笼包真是美味啊,何况还有自己喜欢的人坐在旁边和自己一起吃。此时他扭头看到他家队长正跟一个人聊天,表情包一张一张地发,中间还穿插着几个字。这可奇怪了,一般来说以周泽楷的性格不会主动找人聊天,江波涛瞅了一眼名字,是鬼刻。

江波涛突然想起了些什么。前两天他们去虚空打客场,赢了之后周泽楷主动叫住吴羽策,和他在旁边说了好一会儿话,吴羽策笑着拍了拍周泽楷的肩,还向江波涛投去一个意味不明的笑容。江波涛那时只觉得吴羽策笑起来也很帅,五期颜值真高,自己怎么就不是五期呢?现在想想,吴羽策恐怕别有深意。哎,我生日能不能别让我想一些头疼的事啊,江波涛捂着额头觉得自己是一只废企鹅了。

在江波涛暗自头疼的时候,周泽楷与吴羽策聊天也到了关键。

一枪穿云:怎么办?

鬼刻:不怂,上!我支持你。

一枪穿云:你和李轩也是这样?

鬼刻:……好吧,是的。他先表的白。

一枪穿云:如果被拒绝了呢?

鬼刻:原来无所不能的枪王也有害怕的时候啊。

一枪穿云:(இдஇ`)

鬼刻:哎,你怎么就不自信呢,你的那张脸,就算跟个陌生人表白能成功。

一枪穿云:他不是。

鬼刻:我不是你家副队,他不是啥?

一枪穿云:……他不在乎我的脸。

鬼刻:你哪里得出来的结论?江波涛看你差点就只剩赤裸裸的喜欢了,你能不能多观察一下你的副队?

一枪穿云:……

鬼刻:(ง'-')ง加油

吴羽策放下手机,思考了一会,喊道:“李迅,江波涛生日什么时候?”

“让我想想啊……报告副队,是今天。副队怎么想起问这个?”李迅有点懵。

“没事,今天周泽楷找我了。”吴羽策对上李迅八卦的眼神,轻飘飘地说:“想知道找他去。”李迅迅速焉了,想找周泽楷八卦?还是等下辈子吧。

吴羽策又重新打开聊天框,在职业选手群里发了一句“祝江副生日快乐!@无浪”

吴羽策伸了个懒腰,瞟了一眼坐在旁边的李轩,发现他竟然在某宝上买东西。但当他凑过去时,李轩竟然大爆手速把网页关了。

李轩扭头对上吴羽策,觉得有点冷。“阿策,我可以解释……”

吴羽策严肃地点点头,“说吧。”

“额,就是上网买点东西。”李轩看着吴羽策的眼睛小心翼翼地说。

“什么东西?”吴羽策追问。

“不能说。”李轩拒绝回答。

“真的不说?”吴羽策忽然笑了。

“不说,打死也不说。”李轩豁出去了。

吴羽策并没有如李轩想象中那般生气,他把椅子滑到训练室中央,拍了两下手,吸引了大家的注意。“李轩刚刚说天冷了,想为大家买点饮料,大家想喝什么尽管说,他待会去买。”

“好的副队!”大家回答地整齐如一。李轩瘫在椅子上,生无可恋。

江波涛没头疼一会,手机就震动不停。他打开一看,职业群已经99+了。拉到最上面,开始是一群单身狗感叹过节了,后来吴羽策发了一句祝他生日快乐,然后大家就刷起了屏。他慢慢翻着,在一堆名字里面偏偏没看到一枪穿云。江波涛在心里为他解脱,可能是没有看到吧。

“小江?”是方明华在叫他。

“哎,方哥怎么啦?”江波涛转身看向方明华。

“生日快乐啊!经理订了火锅店和ktv,但我今天下午我要和你嫂子出去玩,就不去了。玩得开心点。”

吴启:烧

杜明:烧烧

吕泊远:烧烧烧

“启儿,小明,远远,明天记得加训。”方明华春风得意地走了,徒留三个人在那里欲哭无泪。

到了快午饭的点,经理果然给江波涛发了火锅店的地址,说是随便吃。于是一行人装扮得严严实实,浩浩荡荡地出了轮回的大门,奔向火锅店。

在成功混进火锅店,进到房间后,一行人总算松了口气。孙翔率先扯下口罩和围巾,拉了张凳子坐下,“累死你爷爷我了。”

吴启翻了个白眼,“今天副队才是寿星,你当什么爷爷?”杜明在一旁附和,“就是,要当也是副队当!是吧,副队?”

江波涛笑着说:“我还没那么老。要当也是小周啊。”随即看向周泽楷。周泽楷一脸无奈,吐出两个字,“不当。”这个话题终于不了了之。

鉴于周泽楷被禁止吃辣,他们点了个鸳鸯锅。仗着是经理请客,孙翔十分大爷地向服务员说:“有的都上一份,肉上两份。”

红汤与白汤泾渭分明,各自在界限内咕噜咕噜地冒着泡,水汽隐隐模糊了视线。食材也被陆续端了上来,之后就是比拼手速的时候了。

孙翔和杜明抢的不亦乐乎,甚至到最后杜明专抢孙翔,差点打起来。吕泊远和吴启就看准时机,趁着杜明和孙翔抢的时候悄悄捡一下周泽楷和江波涛剩下的。周泽楷一声不吭,其实他才是抢的最多的。至于江波涛,没人敢跟他抢,甚至有时候周泽楷碗里的还会进到他碗里。当然是枪王大大自愿给的。

江波涛一边吃着自己夹的加上周泽楷给的,一边还不忘拿出手机照几张相,比如自己堆得满满的碗,正在抢食的杜明和孙翔,不敢抢的吕泊远和吴启,安静吃东西的周泽楷。当然了,最后一类最多,事实上江波涛手机里绝大部分的图片都是周泽楷。

江波涛上微博发了个九宫格。不一会就有一堆人留言,大多数都是祝他生日快乐,还有些妹子是来舔周泽楷的盛世美颜的。江波涛看着心里却渐渐泛了酸,周泽楷终究不是他一个人的,或许现在他们是最亲密的人,但以后呢?他唯一能做的就是陪他取得胜利,帮轮回拿下三连冠。他相信轮回能赢。

怎么突然想到这些了?江波涛收拾了一下自己那些小心思,带着大家到了经理定的ktv。ktv其实是一个放飞自我的地方,吴启和吕泊远刚刚在火锅店还挺约束,到了ktv也和杜明孙翔一起闹了起来。

江波涛和周泽楷坐在那里喝饮料,看着四个人在那里群魔乱舞,顺手还录了一下他们的黑历史。江波涛挺满意,以后不怕他们不听话了。这样的场面一直持续着,直到四个人作死地要周泽楷唱歌。江波涛没听过周泽楷唱歌,于是对于周泽楷抛来的求救信号视而不见,还推了一把。

周泽楷被推上去前,看了江波涛一眼,似乎在控诉他见死不救。他好似早就决定好了唱什么,没一会歌名就跳了出来。五个人聚精会神地看着屏幕,歌名让他们想吐血。祝你生日快乐。

然而江波涛还是打开了录音,这是他听过周泽楷唱的第一首歌,还是专门给他的,就算是祝你生日快乐也该满足了。

周泽楷的声音很好听,事实证明枪王不只有颜值,只是可惜他不爱讲话。在黑暗中江波涛一直盯着周泽楷,周泽楷唱歌时专注的表情让他对周泽楷的喜欢又上升了几分。今生怕是逃脱不了了,江波涛暗暗想着。唱到最后一句的时候,周泽楷突然把视线落到江波涛身上,两人目光交错。周泽楷眼神深邃,带着江波涛读不懂的情愫,江波涛心头一跳,忘了移开视线。

而周泽楷看到了江波涛眼中的自己。他想也许吴羽策说的是对的,他喜欢我。

此时门被打开,惊醒了沉浸在思绪里的两个人,四个人拿着蛋糕一起进来,唱着生日快乐歌。江波涛这才察觉到,四个人在周泽楷唱歌唱到一半就溜出去拿蛋糕了,只有他太投入。他摸摸鼻子,整理好表情,在许完愿,吹完蜡烛后,在众人猝不及防下,抹了周泽楷一脸的奶油,并拍下了证据。然后轮回众企鹅们就展开了一场奶油大战。如果冯主席在绝对会气得进医院。他们还一脸奶油的合了影,然后他们发现,就算抹了奶油,周泽楷还是最好看的哪一只。

闹了半天的轮回企鹅们终于在傍晚回了家,江波涛瘫在床上已经不想动了,却听见了敲门声,他懒得动也懒得想是谁。

“门没锁,进来吧。”

随着人进来的还有甜甜圈的香气,江波涛一个轱辘爬起来,看见周泽楷拿着甜甜圈,走过来。

周泽楷笑着问他,“要吃吗?”

周泽楷的眼睛仿佛有星辰,当他笑的时候就发出耀眼的光芒,江波涛觉得自己已经移不开眼了,只能疯狂点头。

江波涛吃着甜甜圈,口齿不清地说“你今天都没有祝我生日快乐。”

周泽楷反驳道,“我唱了歌。”

“哦,那就是没有生日礼物。”江波涛吃完了甜甜圈,盯着周泽楷,好似在说我的礼物呢?

周泽楷凑近江波涛,他嘴边还沾着甜甜圈的糖,周泽楷在江波涛能反应过来之前,亲了上去。

甜,这大概是周泽楷唯一能想到的字眼。他不喜欢甜的,但江波涛口中还带着甜甜圈的味道却让他流连忘返。

他们分开之后江波涛的脸已经红的像螃蟹了,好想让人再咬一口。

周泽楷捧住江波涛的脸,“我喜欢你,我就是你的生日礼物。”他怕江波涛反悔,还加了一句,“不允许退货。”

江波涛抱住周泽楷,“这是我收到的最好的生日礼物。”

生日当天江波涛发了一条微博。
江波涛V:九点水过生日,不过双十一。

END










评论(2)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