棲梦

废话型选手
只会咕咕咕

琴萝历险记9(END)

时间转眼就到了七夕,往年七夕都是喵哥和二少一起过的,今年多了一个我就显得十分尴尬。

于是在七夕那天,我十分自觉地一个人去茶馆帮忙,带雪雪等等,然后喵哥二少真的就一整天没来找我,把纯阳,万花,枫华谷,金水镇,洛道玩了个遍。最后还去星海幻境待了半个时辰。我是应该控诉他们把我忘了还是庆幸没有吃一天的狗粮?

二少过后才想起我,说我们三个再去一次星海幻境。虽然七夕不是我该过的节,但我还是很兴奋的,我包里还有个荷渡鸾桥,是大师赛拿的,一直没用。

我们三个先进的星海幻境。喵哥二少由于进来过,所以只有我一个人在那里叫,“好美啊!”月亮,远处的流星,灯火,蓝色的流水,荷花,树与桥,一切的一切,都让人叹为观止。

我还在蹦蹦跳跳地踩水,一回头,喵哥和二少已经抱在了一起。我……我什么都没看到。他们分开后我提出想要喵哥抱一下,然后……他拒绝了。可以可以,你们厉害。

后来我们跑到桥上赏月。月光为我们镀上一层银光,给所有的景物加了一层朦胧的美感。我在桥上弹琴,二少坐在桥上,喵哥坐在树上。二少又说我们像父亲在听女儿弹琴。是就是吧,这样岁月静好的一直下去也很好。

其实赏景不是真的为了看景,而是跟重要的人共渡良辰。比如现在,或是以前的很多的瞬间,那些别人看来无什意义的时光,都是像宝藏一样值得收藏的。

我们像一家人一样谈天说地,除了没有月饼,真的像一家人中秋团圆。二少无意中看到有流星从远处落下,叫着要许愿。如果是我,就许一个来年七夕还能一起过的愿。

我突然想起来我的鹿。曾经为了它天天往微山书院跑,得到后就给喵哥二少寄信,不过没好好给他们看过。我一度觉得我会与我的鹿相伴天涯,现在也这么想。

喵哥因为种种原因不能养猫,二少则是因为忙加懒而没有猞猁。如此看来我的鹿就是团宠了。后来我养起来了星辰小龟,是喵哥喜欢的紫色,不过他还没看到。

我们又骑上了马,一比较,还是二少最穷。不过二少自己也习惯了,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过法,只要开心,没什么不好的。

半个时辰似乎很短,出来时大家还有点蒙。我想起了背包里的烟花,就叫二少和喵哥来长歌门。

那棵桃树依旧屹立,树上似乎还吊着红绳,应该是来许愿的人挂的。我一直喜欢这棵桃树,不过从来没想过跳上去,今天看来必须是要试一试了。从没有爬过树的我,在费力地上去了之后,看见树上还有人。还不是我的师兄或师姐?你们不去明教来这干嘛?喵哥不久也来了,他没让我去跟那些人争地盘,毕竟七夕嘛,就找了一个没人的树枝,站在一起等二少到。

二少的速度是真的让人着急,我们又等了将近一刻钟,二少才姗姗来迟。二少看了看这棵桃树,开始发表感想,“好像每个门派都有一棵标志性的树,你看明教的三生树,这里的桃树,还有我们藏剑庄花旁边的那棵树。”

三生树我知道,可庄花旁边真的有树吗?我当年也去看过庄花,让我难忘的是因为我矮,只有跳起来才能看到脸,我就在那蹦啊蹦。至于有没有树完全没注意。

二少可能和我一样没爬过树,怎么都上不来。我就站在上面给他喊加油。还好二少还是爬上来了,我迫不及待的把烟花放了出来。

荷渡鸾桥绝对不辜负它的名字,蓝色的桥与荷花,连一向眼光甚高都喵哥都不禁赞叹了一句好看。不愧我把它放在背包放了两个多月。

不过蓝色的光终究与粉色的桃树不符,而树上也不是一个适合放烟花的地方。或许直接在星海幻境放更好,我应该想到的。二少安慰我说:“没事,等下次机会。”我们静静站在树上,看着烟花燃放,谁也不愿打乱这份平静。

过了一会,喵哥突然说:“时间差不多了,走吧。”,自己率先下了树。我跟着喵哥一起下去了,二少还在那里嘟囔:“好不容易爬上来就要这么下去。”随即也下来了。

我们知道分别即将来临,各自道了声“再见”后喵哥和二少就走了。这也没什么,说不定哪天就能遇见了呢。

江湖很大,路还有很长。
我有故事,故人有茶吗?
--------------------------------------------------
后记
写这一篇的原因是因为发现自己已经记不清以前发生什么了,可能真的再不写就什么都不记得了。人的记忆就是这么脆弱。(摊手)结果没想到越写越混乱。
二少曾经以他的签名为主题写了一篇文。刚好那时他的签名是大美江湖的“不止为故友留恋,其实我也恋长安。”但二少十分狠心,不仅把自己写毁容,还把喵哥写死了。我很庆幸我在里面只是打酱油的。
我也超喜欢大美江湖,难得还是我女神唱的。(我就这么一个女神)但最喜欢的一句却不是二少的那一句。
“故事几经悲欢,结局都与你有关。”
我想把这句话送给我们。不管怎么样,我的结局会与你们有关。我爱我的喵哥和二少。
@仙人掌条清羽  @小鱼干🔱

评论(2)

热度(3)